吴小平用音乐讲述的故事 (第053期)《赤壁怀古》周金星演唱

2022-07-25 19:18:56

雄奇与悲壮,流逝与凝固,赤壁怀古,占尽风流。初听金瓶乍破,再听春水激荡,三听云开日出……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!

——葛逊


作词:李峰

作曲:吴小平

编曲:崔安强

演唱:周金星


吴小平

江苏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、、中国音协、剧协会员、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、国家一级作曲、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、原江苏省文化厅艺术总监。曾获第十届文华音乐创作奖、第十七届群星奖、第七届音乐金钟奖、中国第十届电视剧单项音乐奖,多次获中国戏剧节优秀音乐设计奖。代表作有:歌曲《梅兰芳》、《青衣》、《俏花旦》、《问江南》、《美丽的中国梦》、管弦乐曲《垓下随想》,舞剧《格桑花与茉莉花》、《王羲之》,京剧《西施归越》、《飘逸的红纱巾》、《青衣》,越剧《陆游与唐婉》、《春琴传》、《李清照》、《柳毅传书》、《丁香》、苏剧《红豆祭》、锡剧《江南雨》,晋剧《红高粱》,话剧《韩信》、《此心光明》,木偶剧《嫦娥奔月》,歌剧《青春之歌》等。


李峰

。主要作品(作词):

当兵的历史(全军队列歌曲优秀奖)

班长(全国“五个一”工程奖)

迷彩八零后(全国“五个一"工程奖)

报答(全军文艺汇演创作一等奖)

哦,戈壁滩(中国广播文艺奖之十大金曲奖)

岛歌(组歌。全国电视文艺“星光杯"一等奖)

共圆美梦(首次在中国举办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(上海)会歌及推广宣传歌曲)

跟你走(电视剧《把一切献给党》主题歌)

桃花谣(电视剧《新四军》主题歌)

兵心依旧(电视剧《兵心依旧》主题歌)

留取大爱待梦圆(电视剧《九河入海》主题歌)


周金星

著名男高音歌唱家,国家一级演员。师从著名声乐教育家、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教授。1976年考入海军东海舰队文工团任演员,1986年调入江苏省演艺集团歌舞剧院任演员。

2004年和2005年,两次赴意大利参加歌剧大师班,学习期间得到罗西尼音乐学院的Luisa教授和Rossi教授的亲自授课,并获得他们的高度赞誉,称其“具有高贵华丽的音色和丰富的艺术表现力。”

多年来,他一直活跃在国内及国际的音乐舞台上:曾主演威尔第著名歌剧《茶花女》,担任男主角“阿尔弗莱德”。,均获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。

周金星在民族和美声唱法上均有很高的造诣。他的声线具有很强的感染力,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男高音歌唱家!周金星经常在国内外巡回演出,出访的国家和地区有: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亚、荷兰、日本、马耳他、圣马利诺以及我国港、澳、台地区,均获得观众、媒体的高度评价和赞扬。


从音乐审美范畴赏析歌曲《赤壁怀古》

戈晓毅

 

中国传统美学中的阴柔之美与阳刚之美,作为一对范畴,已为大量的审美实践所验证。前者旖旎、柔和、典雅、含蓄,后者雄浑、苍凉、刚健、奔放。泛舟西湖,陶醉在明媚春色;登顶华山,震惊于险峻风光。观白石鱼虾,小处笔趣不绝;赏大千山水,通篇墨韵无穷。读“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”,耳边回响的是泉水淙淙、竹林沙沙;诵“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钩”,眼前呈现的是风沙猛烈、人物豪迈……同样,听吴小平的歌,《西厢记》、《虞姬》、《青衣》呈现的是千丝缠绵与万般柔情;《霸王吟》、《英雄后羿》、《千古一帝》传送的是一腔豪气与百丈雄威。正是因为他巧妙地将中国传统音乐美学阴柔之韵与阳刚之气,融汇于所谱写的每句旋律、每一乐段、每首乐曲直至想诉说的每个故事之中,才能让你从《如梦令》一唱三叹的旋律中,感受到李清照那唯美的婉约文思;在《赤壁怀古》一泻千里的音乐话语中,领略到像苏东坡那独一无二的豪放才情……

讲故事难,讲直击人心的故事更难,而用歌曲讲一个像《赤壁怀古》这般千古流传且将人带入历史时境的英雄故事,则是难上加难。它既要以精确的结构与雄浑的乐语,描绘出千年之前致使天下三分的那场熊火战役的恢弘气势,更要以远古的音韵和厚重的旋律,表现出后人凭吊战场、追忆英杰、感慨人生直至抒发胸臆的怀古情愫。

小平作歌,词准甚高,非但要求歌词立意深远,且在其结构、层次、句式乃至歌唱性诸多方面,都得有所讲究。或因大文豪苏轼曾经以一首经典名篇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冠盖词坛、流芳百世,后世以词咏叙、感怀赤壁之作,似乎并不多见。而此曲以歌抒怀,必当以词为先。词作家李峰叙事视野宽阔,语言风格老迈,以“赤壁”、“江上”、“流矢”为各段词眼,由“血色残阳,掩不住如烟过往”首段起兴,经“连云桅樯,争不过一星火光”一段展开,再以“撞向绝壁,溅出多少寒芒”一段进行延伸,最终以“长歌入梦,变换了人间天上”作结、叹止。整首歌词共分四段,每段四句,或起承转合,或并列递进,结构布局整饬,句式长短统一,尤以“江阳”响韵,一并通押到底,既适合抒发、演唱,也有助感叹、怀古。

面对上等佳词,像吴小平这样出道甚早、师出名门、受过正统作曲训练,且在这条道路上不断探索、积累丰富经验的职业作曲家,必然将音乐创作手段发挥到极致。歌曲《赤壁怀古》的音乐写作,不仅结构布局巧妙、音乐形象鲜明,音响层次丰富,而且在音程关系的设定,旋律、节奏的组织,调式、调性的转换等方面,都出手不凡,尤其是豪迈豁达,大气雄浑,充满阳刚之气的壮美乐风,给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。

首先,在乐曲结构上,作曲家并未按照词作的四段规整格局,采取常用的主歌加副歌的ABAB方式,而是将二、三两段通过严格重复进行合并,形成A-B-A的基本结构。巧妙的是,作曲家借助前奏、间奏和coda扩充,为全曲注入器乐化表现含量,凝练出一个完整、严密、大气、开阔的曲式结构,彰显了音乐的阳刚之美,使歌曲产生了一种戏剧性的张力。

全曲以A段引发对赤壁血色残阳、三国风云凌乱、沙场喧嚣掩埋的追怀与感叹;通过B段紧张而蹙迫的进行曲,将流矢撞向绝壁、箭雨击打江面、铁骑纵横怒剑横江、激起千层雪浪、斗得岁月如霜的残酷而激烈的宏大战争场面,进行了生动的呈现,使歌曲的表现及审美空间,得到很大程度的拓展和延伸;而最后一段,作曲家不仅通过乐句的扩充、音区的提高、音程关系的变化等多种手段,在“赤壁上的月光,仍然照着这片疆场”悲怆语境中,发出“凭谁问家国无恙”的感慨与疑问,而且以铿锵而激昂的高音,发出“变换了人间天上的”激情咏叹。

诚如李渔所说:“结构二字,则在引商刻羽之先,拈韵抽毫之始”。毫无疑问,具有恢弘的历史题材特征的歌曲,其音乐上的谋篇布局尤为重要。《赤壁怀古》的音乐结构,作曲家似乎早有预谋、成竹于胸,其构思显得十分缜密、精妙。

其次,在音乐形象的塑造方面,作曲家立足“赤壁”、围绕“怀古”,借以器乐与合唱进行推助,不仅使歌曲的整体音响变得丰富、多彩,更重要的是使所塑造的音乐形象变得丰满、鲜明、独特。

乐曲开始,铜管和合唱的运用,如石破天惊,撕开了历史的大幕,顷刻间,一幅千年之前由战争和英雄组成的壮丽画面呈现眼前;而紧接其后的女声伴唱,犹如忠魂缥缈、怀者追忆,尽管思绪伸延得是那样的遥远,但情感的表现却似乎触及内心。在圆号小二度下行、乐队三连音模进、合唱同音重复的衬托之下,激烈的战争场面,被鲜明的节奏、雄壮的主题音调,描绘得惊心动魄、扣人心弦。

众所周知,音乐形象是在声音塑造与联想中完成的,所以,歌曲中的音乐形象塑造,除了歌词的文学解读之外,既依赖于旋律构成的生动语汇,同时也离不开器乐、合唱等丰富的整体构建。《赤壁怀古》写得如此开阔、遒劲,吴小平在创作中对全曲音响的整体性构想、设定与把握,是相当成熟、精准和成功的。

当然,旋律是歌曲的灵魂!尽管吴小平的歌曲旋律在同类作曲家中占有优势,但《赤壁怀古》的音乐创作,如何根据感情的需要,在音程关系方面有所突破,利用旋律进行调式调性之间转换,仍然是一个复杂的写作命题。作曲家不仅以so-mi-la为主音,以非均分节奏,构建了一个诗意盎然的怀古音调,而且使羽调式乐曲,不断在角、商两个调式之间进行转换,其乐句的落音不拘一格,以满足追忆、感叹、赞美乃至激昂等多种情感的需要。尤其是降B调的高音rei,也就最能体现男高音声音魅力的high C出现,非但毫无勉强之为,其在情感抒发与音乐中的表现效果,恰似波涛叠涌而至,掀起七尺狂澜,在合唱与乐队的辉映中,构成精彩的尾奏,仿佛是对史上功业非凡的英俊豪杰们发出的由衷赞叹,更是对变换了人间天上的千年沧桑抒发的无限情怀。

与吴小平老师相识、相处四十年,他的歌,一是情感深厚、乐语动听;二是范畴清晰、刚柔有别。三十多年前,在南艺读书、清高得似乎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我,就曾经被他谱写的《一个忠魂的声音》,打动得泪眼婆娑;三十多年之后,青春不再、已知天命的我,依旧被他的一曲《问江南》撩拨得春心荡漾;而今,他再以一曲大气磅礴、雄浑苍凉的《赤壁怀古》,唤起我对历史的追溯,对英雄的敬仰,对千年沧桑的感怀……

  

 作者介绍


戈晓毅,音乐学博士,南京财经大学教授。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兼职研究员、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。主要从事民族音乐学、歌剧文学创作理论、高校审美教育的教学与研究。先后在《音乐研究》、《人民音乐》、《中国音乐》、《交响》、《江海学刊》、《东南大学学报》(社科版)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;曾担任《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》(南京卷)常委编委及《金陵吹打》分卷主编、《江南丝竹》分卷副主编;主奏出版《江南丝竹精选》专辑两部;出版个人专著两部;主持或参与国家艺术学科重点规划项目、国家艺术社科基金项目、;、、江苏省教育厅等各类科研、教学成果奖多项,以及“江苏省学校艺术教育工作先进个人”、“南京市为弘扬民族音乐事业突出贡献表彰”、“南京财经大学最受大学生欢迎教师”等荣誉。



友情链接